雕塑



唯初*吴说八道-“上帝”


作者:唯初艺术          时间:2018-05-28 14:12


“上帝”的选择 

      当今,我们正处在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每天对着这巨大的信息量做着不知多少选择,生活的节奏也越来越快,选择也越来越多,我们往往浪费许多时间纠结在无边无际的选择之中。

     当然有许多事有无选择都无所谓,但也有一些事你不得不选择,正确的选择与错误的选择结果是天壤之别。比如当今许多玩艺术的都纠结着艺术发展到今天,似乎越来越不可理喻了,有些偏颇、有些极端,偏离了许多人心目中的经典。其实,这种表现不仅仅在艺术上,在各个领域都是普遍现象,仅仅是艺术走在比较前面,而且有着直接而强烈的精神和视觉冲击,所以特别引人注目。

 我想起了我们过去常说的一句口头禅:“玩玩、玩玩就不上路了!”为什么许多好端端的事到最后都会如此?这是否是人性中不完美的体现?

当然这事我同样纠结,而且一直挥之不去。

     前几年,我为了做梧桐树叶,我为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捡一百片树叶放在家中观察,希望对树叶有更深刻的了解。上海的秋天梧桐树叶到处可见,当然不是哪片都行,那么多总要有所选择,我开始走街串巷寻找我心目中的梧桐树叶,我的目标是要大、要形体完美无缺、要雍容华贵、颜色要有变化、脉络要清晰。一个季节下来我捡了七片树叶,再在路上看到完美无缺的树叶,总会先想想家里的那几片树叶似乎与家里的某片树叶相似,有先入为主的感觉,总感觉还不如家里的完美,捡起来研究了一番又丢了,这一年就收藏了七片梧桐树叶。

 第二年,我看着这满大街的梧桐树叶,有的墙角堆得如同小山,我在想就再也挑选不出了?挑着挑着我看到了一些梧桐树叶并不十分完美,但造型非常独特,有的卷曲、有的还站立着似乎有所不甘、还有的张牙舞爪霸气十足,都很有个性。我一下来劲了,又投入到忙碌的选择工作。功夫不负有心人几个月下来在数以万计的梧桐树叶中又挑选出二十多片形态各异的树叶。但自己又一次进入了第一年的状态,无法再继续挑选,似乎又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第三年,我的注意力开始集中在那些饱经风霜,满目疮痍的树叶上,就是有残缺也无所谓,这些树叶更具个性,每片树叶背后,好像都有一个鲜为人知的故事。挑选到现在,我总共才收集了五十来片,离目标还差一大截,越往后越慢,不知我今后还会选择怎样的叶子呢?

 人们一生总是等着被选择,这次我做了一回选择者,看来很过瘾,但过程却很艰难,这个结果值得让我们深思。我们一直等着被选择,可我们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呢?我们自己是否真的选择过呢?

     当我们自己如同“上帝”有着至高无上的选择权时,从完美渐渐到独特,而且越往后越独特,甚至一点也不完美,这无法回避,否则选择的游戏就玩不下去。

     所以如果你在一个新兴行业你做得越完美越好,如果你的行业已有许多天才的前辈,那你只能越独特越好。就是一个行业在不同的地方也有不同,有的行业在别的地方已经非常熟了,对某个地方来说是新兴行业,那完美者也一样有用武之地,中国前三十年就是如此情况,但今天以时过境迁了,中国的信息已与世界同步,所以在这情况下独特性一定渐渐占据主流。

     当你面对几场海选,我相信你的选择结果一定与“上帝”的选择相同,我们没有条件选择别人,但我们可以明白选择的方法,你可以成为一个容易被选择的对象,那是可以选择的,最起码你能提高被选择的概率。其实,许多人怀才不遇,天天牢骚满腹,应该说他们的确有才,但他们没有选择,因为他们自认为的选择,其实是大众的选择,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独立的选择,可能也不知道如何选择,这才是关键。

    所以,往往有独特经历的人自然容易被选择,他们可能仅仅是无意中中了头彩。人人都认为自己很会选择,尤其是有文化者,真正的选择并不是那么容易,我记得马云说过:如果一个方案有60%以上的人都赞赏,那他一定把它丢进垃圾桶。这要克服多大的心理障碍和社会压力,说说容易做到的只是凤毛麟角,所以社会是金字塔型,没什么可抱怨的,是自己没勇气去正确的选择。 

我还在为那几十个梧桐树叶的空位忙碌,漫步在林荫道上,四处张望着,左顾右盼,寻找着,有时走过墙角一大堆树叶,也懒得去翻,因为收获的可能性很少。有时看到一片随风飘落的树叶,感到很美,又太一般。有时发现一片很有特色的树叶,我弯腰捡起,仔细一看和我已经收集的某片树叶大同小异,又随手丢了。我在选什么呢?自己也感到迷茫,没有确定的目标。可有时当我瞥到某一片树叶时,不知为什么我会突然感到那就是我想要的。选择的树叶越来越偏,似乎越来越不上品。随着时间推移,我渐渐明白了,我是在寻找那“大异小同”,这才是选择的正道。有时我在想:如果今后有再大一点的地方,我再收集一些枫叶、荷花叶,只要有特点,独一无二的,什么叶子都可以。



上一篇:唯初*吴说八道-“隐形的翅膀”
下一篇:唯初*吴说八道-“印象主义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