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



唯初*吴说八道-“岩画”


作者:唯初雕塑艺术          时间:2018-05-15 14:27

 


   我感到庆幸,我知道了终点的方向,当我不再侃侃而谈;不再有那么多的领悟;不再看到别人的缺点,感到后生可畏,那时我一定离终点不远了!

岩画

 

      在中国的崇山峻岭中保存着我们祖先留给我们的十数万幅岩画,那朴野斑斓,瑰丽无比的作品是人类的第一等级艺术品

      我第一次了解岩画那是十年前。我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些浑朴的艺术形式,它们造型简洁,形象生动,布局错落有致,生活气息浓厚。而且过去与未来,古代与现实,可知与未知,虚幻与实存,神话与历史等等都谐趣和睦地共处与那旷古至今的岩石画面之中。为此我也模仿着画过不少类似的作品。

中国的岩画属史前文明,现存最早的已有一万多年了。据说,西方保存下来的岩画最早的是二、三万年前。所以现在的学术界称岩画为“第一等级艺术品”,认为它们是最早的艺术表现形式。但不知为什么在我心目中一直认为这些作品不亚于现在的任何艺术形式或作品,甚至更高。

      从常理来说,人类文明又经过几千年的高速发展,在艺术上有过无数天才们的努力,应该远远超过我们的祖先,可事实并非如此。仅仅是形式五花八门,令人眼花缭乱,技术不断完善,内容不断细化,但艺术的深度与高度没有什么本质的改变,对此我一直无法自圆其说。

      前段时间,我在一个小贩那里看到“千眼菩提子”,我被菩提子上的美丽斑纹一下子吸引住了。我也买了几个自己回家打磨,边打磨边欣赏,我总感到那些斑纹那么熟悉,渐渐的我领悟到那和岩画中的石刻的线条、疏密、布局十分相似,当然是神似,有的甚至是形似,真有点不可思议!

  我边磨边揣摩着,我们人类本身就来自于自然,以此深深地烙下许多自然的痕迹,用现代语说,就是“信息”。当人类本能的表现某一种东西或形式时,那一定与自然中存在的类似的形式相吻合,当只有和自然吻合才会完美,因为在“信息”上是相同的,这种自然“信息”左右我们审美与各个方面。毕加索在他晚年时模仿儿童画,他认为这是他最用心作的画,这样说一点也不为过,我们成年人历尽无数磨难,以变得非常机巧,早已进入了人类自己编织的迷宫中,很难找回自己的本源,能在如此复杂的迷宫中不迷失方向,所以他是唯一一个活着看到自己作品进入卢浮宫的人。

      昨天,我听了一个女孩的朗诵,深深的感动了我。内容是一只蛹变蝴蝶的过程,那只破茧而出的蝴蝶第一次展开美丽双翅飞翔时,飞得却是那么完美!说得真好,这就是本能的力量,只有本能才是最完美的,因为那是自然的产物。与自然相吻合的东西才能经久不衰,才能成为经典。

有时我在想,其实人类在许多地方还不及某些动物,有的动物一来到世上就马上会自己走路,还有许多动物有其天生的特异功能。但我们人类有自己的强项那就是会思考与积累,这使我们人类创造了灿烂的文明,也正是由于积累我们容易远离本源,当谁在人类的积累的基础上又能回到本源,他或她往往被认为是天才。

      我突然想到,我们人生如在一个椭圆形的运动场一起参加一场长跑比赛,终点就是起点。有人跑得快,有人跑得慢,有的人刚刚开始起跑,有的人已跑了半圈,有的人已跑了一圈,有的人已跑了几圈,也有的人即将达到终点。因为如此我们容易产生错觉,有的人看似跑在你后面可他跑的圈数比你多,所以我们不但要看前后,还要看圈数。遗憾的是我们在现实中很难知道自己跑了几圈,所以我们会自以为是;我们会桀骜不逊。

我记得,我是十岁开始学画画。学了没几年总感自己已经画得不错了,当时流行“苏派”艺术,列宾画十分被推崇。有幸的是老画家颜文良就住在隔壁的新康花园,我那时经常去他家请教,老先生总说:“画得很好。”然后再指出一个小缺点,接着就说:“后生可畏。”我还清晰的记得我当时拿的都是一些临摹列宾的油画肖像。每次去总看到老先生对着花园中的蔷薇花认真地作画,不管有没有阳光,但他的画面上总有一缕阳光。久而久之我感到老先生可能已经落伍了,以后我再没去过他家。我开始追逐那些眼花缭乱的技法与概念。

  说来也巧,邻家有个小女孩和我儿子玩得很好,有一次我去她家找儿子,在她家的客厅中挂着一幅颜文良的风景画,小女孩的爷爷是颜文良的好友。我对着那幅画看了很久很久,随后每次去她家我都要在端详那幅画。每次我想着同一个问题:如果我现在来画这个景色将如何画?最后的答案是,要画出中国自己的油画味这是最佳方法!我别无选择。我看了那画的创造日期正是我开始学画的年代,当时老先生已到达了终点,我还刚刚从起点出发,想想惭愧!

      十年前的一天,我收到了一个邀请函,要我参加一个外国的颜料公司的发布会,这个公司想发展中国颜料市场份额。我也去凑了凑热闹,在大厅中有一个老年的外国女画家在用那公司的颜料作画,她画得是一幅风景有山有水有树和有花花草草,画得很认真很慢。旁边还有许多新的画布,谁都可以在这里试用颜料画画,我饶有兴趣地画了起来,我画了半个小时画了两幅,一幅外滩,一幅东方明珠。那外国女画家赞不绝口,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挂在墙上,我看了非常得意。她随后给了我一张六折的优惠卡,为此我买了一千多元那公司的颜料,那公司的颜料真的不错,我现在还用,已不知买过他们多少颜色。我现在回想起来,那个女画家其实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她在表现自己喜爱的场景,表现自己的感受,表现那美好的瞬间。不像我当时只沉湎于技巧。

   现在我又从零开始,表现我自己喜爱的东西,表现我身边的点点滴滴,不热衷于那些所谓的创造。我开始重新审视岩画,用自然的方法来表现,首先要自己百看不厌。

      我感到庆幸,我知道了终点的方向,当我不再侃侃而谈;不再有那么多的领悟;不再看到别人的缺点,感到后生可畏,那时我一定离终点不远了!


 




上一篇:唯初*吴说八道-“幽篁”
下一篇:唯初*吴说八道-“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