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



唯初*吴说八道-“极致”


作者:唯初艺术          时间:2018-04-17 14:00

 



        当今社会,我们每天要处理的信息量是巨大的,它们来自各种各样的渠道,信息五花八门,应有尽有,有的你无法回避,有的是自己不看生怕落伍。每每朋友聚会每个人都带着满满的信息,脑子装不下没关系,有手机有电脑,真是今非昔比。从古到今名人轶事、从政治到经济、从艺术到科技、从天文到地理.....无不知晓,个个都是万宝全书。但我渐渐发现,任何问题都不能深究,大家只知道其然不知其所有然,就是自圆其说的一些理由,也经不起推敲。往往经常为一个小问题争得面红耳赤,谁都说服不了谁。    今天我在报上看到一篇文章,是介绍意大利低音提琴大师费尔南多·葛里洛。他是最早探索身体姿势与发音质量有无必然联系的音乐家,他对“动作—音色”有独特的理解。他用非常详细的方法把指板和琴码之间的琴弦分为五个不同的音色区域,用琴弓在这五个不同的区域演奏,以达到不同的声音效果。他时而像在击打小鼓,时而像在演奏高频的电子音乐,你没法设想仅靠一把低音提琴能够做到这些事情,所以有人称他为低音提琴领域的“尊者”。由于他的让人咂舌的追求极致,导致葛里洛的演奏风格完全不同于其他的低音提琴学派。 其实,做任何事是离不开极致。中国古代的文人雅士都有做到极致的癖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我们不知称他们什么家。王羲之《兰亭序》的书法成就人所共知,但文中的词句也是非常完美优雅,立意也达到很高境界。我记性很差,古诗只记得二三句,但不知为什么《兰亭序》我到现在还记得,可能他写得太优美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中国的碑帖中有着“书道诗心”,无不极致。在我们当代这样的艺术家实在是凤毛麟角。

      昨天,我十岁的儿子在看一篇文章《音乐神童莫扎特》,我也凑过去看。四岁时莫扎特开始正式学弹钢琴,特别令人吃惊的是,小莫扎特对技巧复杂、难度很大的协奏曲竟一练就会,而且练过一次的东西都能背下来,准确弹奏,音乐天资非常高。五岁时开始作曲,他父亲看到他的曲子,不仅符合创作的规律和要求,而且有完美的内容,眼中充满着激动的泪花。莫扎特是天才,他从小自然而然就做到了极致,我们都不是天才,我们只有靠努力才能做到极致,不要被天才所迷惑!哪一天,我儿子(不管他多大)有一件事能做到极致,我也会热泪盈眶。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达芬奇画鸡蛋,据说老师要他画了三年,画出不同鸡蛋和鸡蛋之间的不同。是真是假无法考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没有经过极致的训练,他是无法画出各方面都完美极致的《蒙娜丽莎》。其实,老师不但教其辨别物体的细微差别,更重要的是教会了达芬奇极致的学习态度,所以达芬奇在各个领域都能达到当时的顶峰。

      何谓极致?怎样才能做到极致?其实,真正的极致与我们常人认为的极致是不同的,我们认为极致就是做得细致,做到无法再做,这就是极致,这显然是错误的理解这问题大师们已经给了我们正确的回答。莫扎特从小就能熟记每一首弹过的乐曲,俗话说:“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吟。”如是“熟背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是傻瓜。”必然出口成诗,这是广度上的极致。还可从种深度上的极致,达芬奇画蛋,就是在一个点上有深度,触类旁通,万物相通,其它问题迎刃而解。葛里洛是在一个领域中把各种可能都作到,不留空白,这是一种横向的极致。当你有一项的极致,就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只要你想要别的东西也可以达到同样的境界,所以古人能多才多艺。否则当你与别人有天壤之别时,你也看不出,还以为是一步之遥,不知天高地厚,很可悲!这已成为我们现代人的通病。

 

 



 



上一篇:唯初*吴说八道-“距离”
下一篇:唯初*吴说八道-“发现与创造”